首页 分类 古代言情 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

第685章 狼狈为奸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 热门小说网(www.obwxw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谢景淮看了一眼唉声叹气的顾浅,眸光落在顾浅的身上:“浅浅你也知道这个李大人?”

  “当然知道了,飞雪跟我说了,这个李大人和春风阁的于妈妈狼狈为奸。”顾浅滔滔不绝的说起了李大人和于妈妈的可恶:“飞雪告诉我,春风阁里有很多姑娘都不是自愿待在哪里的,但是又不敢离开,就是因为于妈妈和这个李大人。”

  “于妈妈平日里给了李大人不少的好处,若是春风阁的姑娘们想要逃走,李大人就会利用职权对付姑娘们和她的家人,到最后就算是这些姑娘们离开了春风阁,最后也会被逼无奈的回来。”

  “飞雪说她们春风阁里曾有一个姑娘和一男子青梅竹马,当初被逼无奈这姑娘被父母卖到了春风阁,这名姑娘青梅竹马的那男子来为她赎身,一开始于妈妈不肯,后来不知怎的于妈妈又肯了。”

  顾浅张着樱唇述说着:“这名姑娘赎身后却遇到了各种麻烦,在生活上处处碰壁,不仅如此,李大人甚至各种为难她的家人,打骂姑娘的未婚夫,三天两头便找姑娘的麻烦,到了最后姑娘实在是被逼的没有法子了,只得又回了春风阁。”

  “飞雪说的,像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,你说这个李大人可不可恶?”顾浅偏着头道。

  谢景淮耐心的听着,右手大拇指绕着食指轻轻摩擦转圈: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李大人的确是可恶。”

  “可不是可恶吗,这样的人怎么配当一方父母官,而修一就这么将人放走了,不是太可惜了吗?应该将这个什么李大人活活打死才对,免得他和于妈妈狼狈为奸继续祸害这些可怜的姑娘们。”顾浅愤愤不平的说着,眉宇间都带着怒意。

  许是因为都是女子的缘故,在提起此事时,顾浅便是一肚子的火气。

  “越想越气,这样的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!就是因为有这种人,才将这些姑娘们害得这么惨!”

  谢景淮眉眼一抬,凝视着顾浅:“浅浅不必这么激动,等你将身上的伤养好了再去找她们算账便是。”

  谢景淮神情淡然,情绪好似没有丝毫的变化,不似顾浅这般激动。但谢景淮的心中也是有所计较的,

  自己的小王妃伤成这样,他谢景淮万万没有就这么算了的道理,谢景淮今日不过是着急带顾浅回来,才没有处理此事,等到顾浅的伤好了,谢景淮是要和这些人好好清算此事的。

  “我这几日都不能用武功和技能,想要找她们算账也不行。”顾浅耷拉着脑袋,一脸的不快。

  “不能用武功?浅浅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谢景淮满脸疑惑。

  这已经是谢景淮再次听顾浅说这几日不能用技能和武功了,可是这武功是自己,为何不能用呢?

  顾浅扁了扁嘴巴,眨着眼睛,似乎思量着应该怎么说才好。

  一对秋水明眸滴溜溜转的极快,想了想,顾浅睁着大眼睛道:“是因为前几日伤了心脉,所以需得好好调养,这段时日都不用武功最好了。”

  顾浅随意找了个借口,但显然这个借口漏洞百出。

  “伤了心脉?何时?”谢景淮神情瞬时变得紧张起来。

  “就,就是红儿那次。”顾浅躲开谢景淮紧张追问的目光,忽的想起红儿的事情,才这么多说了一句。

  谢景淮一下抓住顾浅的手,探了探顾浅的脉搏:“伤了心脉你为何不早说?让本王看看。”

  “不用了夫君,不严重,只要好好养伤几日就行了。”顾浅缩回了手,低着头不敢直视谢景淮的目光。

  对于自己真正的身份,以及拥有强大系统傍身的事,顾浅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谢景淮说。

  如果谢景淮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不过是个灵魂罢了,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什么怪物?

  晃了晃脑袋,顾浅不愿去想这些事情。

  “让本王看看!”谢景淮执着的要探过顾浅的手。

  “不用了,夫君,我已经替自己看过了。”顾浅眼珠子转了转,随即转移了话题:“夫君,你要好好惩罚一下那个李大人才行,可不能让他继续祸害这些姑娘们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,今日我去青楼,看着那些姑娘们被那些流氓折磨,简直太可怜了。”顾浅的同情心又泛滥了起来。

  见顾浅不愿,谢景淮也没有勉强,顾浅医术精湛,谢景淮是知道的,在这一点上谢景淮还是放心的。

  谢景淮缓缓开口:“这件事明日再处理,今日你得好好养伤,哪儿也不能去。”

  “只是一点儿小伤,哪里用得着养。”

  “说什么今日哪儿都不能去,只能养着。”谢景淮冷冽着一张脸严肃说道。

  两人在房间里又说了一会儿子的话,顾浅向谢景淮说了在春风阁发生的所有事,便知道了刘公子如何伤害顾浅的整个过程。

  谢景淮虽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但心中却是颇为心疼顾浅。

  因着顾浅受伤的缘故,谢景淮没有下楼和西梁国丞相等人一起用晚膳,而是让板栗将晚膳送到了屋子里,谢景淮照顾着顾浅用晚膳。

  夜色渐深,二人用过晚膳后便准备歇息。

  谢景淮躺在顾浅身旁,因着担心触碰到顾浅身上的伤,谢景淮便不曾像往日一样抱着顾浅。

  顾浅闭着眼睛在床榻上躺了许久,但却怎么都睡不着,而后顾浅伸出一只手向谢景淮撒娇道:“夫君,我要抱着睡。”

  “今晚自己睡,免得碰到伤口。”谢景淮对身旁睡着的顾浅道。

  “不,我要夫君抱着睡。”顾浅倔强的要求:“我就要夫君抱着睡。”

  对于顾浅的这种要求,谢景淮总是会无条件答应,于是在顾浅的要求下,谢景淮便伸出手拦住了顾浅,将其揽入怀中。

  谢景淮的动作十分小心轻柔,生怕一个动作不小心弄到了顾浅身上的伤,将顾浅弄疼了。

  顾浅的头枕在谢景淮的手上,整个人投入谢景淮的怀中,嗅着谢景淮那专属的味道,顾浅唇角微微扬起,瞬间便有了一种满足感和安全感。

  在谢景淮的怀中,顾浅不过一会儿便睡着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